呼吸都十分困难

2020-01-24 18:11

接连的打击并没有击垮坚强的刘刚容,六一儿童节这天,她带着小双来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,检查结果和之前一致。“这里的医生告诉我,这种肿瘤比较常见,采用综合性治疗治愈可能性非常大。”刘刚容听后很高兴,但当她知道治疗费用后,又犯起愁来。“一个疗程要七八万,两三个疗程孩子适应以后,才可以转回泸州。”

刘刚容做的这一切,都是瞒着丈夫的。“他比我还爱孩子,如果听说孩子得了重病,害怕影响他服刑。”刘刚容说,丈夫很喜欢孩子,有时孩子调皮,她打骂她们,丈夫都会不高兴,阻止她。

两姐妹几乎形影不离,干什么都一起。大双写字,小双也写字;大双玩水,小双也玩水;拍照时,两姐妹也会摆出相同的pose。“妹妹,你好美哦!”大双一句话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刘刚容也对记者讲起一些两姐妹的趣事。

“你被欺负了,我帮你报仇。”有一次,妹妹被其他小朋友打了一巴掌哭了。姐姐见状,走过去就打了那个小朋友,回来还哄妹妹说“别哭了,姐姐帮你打了他”。还有一次在亲戚家,两姐妹和另一个小朋友玩麻将,结果那个小朋友掐了姐姐一下,然后两姐妹就把麻将砸了过去。

刘刚容介绍,两姐妹几乎24小时都在一起,都喜欢唱歌、跳舞。“以前一两岁,还要尿床的时候,两姐妹都步调一致,一个先尿床一两分钟,另一个就又尿床了。”而两姐妹生病也是一起,经常是一个先感冒,第二天另一个就感冒了。

然而,去年11月份,丈夫给朋友帮忙时引发纠纷,被判入狱三年,这让刘刚容难以接受。今年5月1日,小双出现声音沙哑,开始以为是感冒,吃了药不见好转,反而越来越严重,呼吸都十分困难。5月11日,到泸医附院检查出“舌根及喉部新生物恶性肿瘤”,为此刘刚容不得不放弃工作照顾女儿。5月15日手术后,医院建议转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。

当记者来到刘刚容家时,她才刚把大双从外婆家接回来一会儿,家里比较简陋,桌子家具都有些陈旧,只有两姐妹的房间布置比较新。

前期的治疗,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后期还需要几十万元的费用。“我没有理由放弃,治愈希望很大,孩子又那么乖巧,两姐妹不能少了一个。”刘刚容虽然意志很坚定,但现实压力让她束手无策。

两姐妹干“坏事”也会一起,还懂得配合。“和小区的小朋友抢东西吃时,其他小朋友就会把手背起来,两姐妹一个在前,一个在后,前后夹击,抢到了就平分。”

家住江阳区金银街的刘刚容,和丈夫2010年结婚。第二年,双胞胎女儿降生,一家人充满了喜悦。“老公对家庭很负责,平时用长安车跑跑业务。因为要照顾女儿,我去年才开始上班。”刘刚容说。

而对于免费为好心人打工20年的这个决定,刘刚容认为丈夫会支持她,“因为一切都是为了孩子,只要能救孩子,他就应该会支持。”目前,刘刚容希望丈夫能够早日服刑完毕,一家团聚。

因为生病,本来性格温柔的妹妹变得有些烦躁,但是姐姐来了,她就会很高兴,也很安静。“姐姐还给妹妹喂饭,还知道吹冷了之后再喂。”

经过考虑,她决定向社会求助,但是她的求助方式很特别。“如果有企业或者好心人愿意资助女儿治疗,我愿意为他免费打工20年作为回报。”刘刚容认为,只要能救女儿,一切她都愿意尝试,但为什么是免费打工20年呢?

“根据医生的说法,我算了一下,一个疗程七八万,最多四五个疗程就可以治愈,总费用在 40 万左右。而按照每个月2000元左右的工资计算,一年就是2万,20年就是40万,就可以偿还好心人的资助。”刘刚容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,这相当于是预支20年的工资,先为女儿治病,以后再慢慢打工偿还。

刘刚容回忆,5月15日手术后,妹妹进入重症监护室,姐姐想进去看妹妹没被允许哭得很伤心,医护人员见状只好让她进去。“她进来后,牵着妹妹的手,看着妹妹插了管输液,又不能开口说话,又哭了起来,妹妹也跟着哭了。”